神州号游船将环游世界,不少中国夫妇参加了这次旅行。 其中陈海、陈强父子带着各自的媳妇一起参加了这次世纪之旅。 由于客满的原因,陈海一家四人被安排在一个船舱内。 船舱内部的构造就跟普通宾馆一样,两张床一个卫生间, 就此而已。 陈强新婚燕尔,自然是粘得紧了点,碍着父母在边上也就有互相抚慰着性器熬过了前几日。 等到第三天夜里的时候,陈强闻着老婆浴后的芬香, 念再也克制不住悄悄的将双手伸到老婆的胸前把玩着结实挺拔的圆乳。 在陈强的袭击下,青青悠悠醒转,陈强的爪子也由胸部向后臀摸去。 青青感觉到丈夫的意图,配合的将屁股往后耸着, 在老婆的配合下陈强的手掌摸到了饱满的阴户, 湿热的触感由五指捏着的山丘传到手里。 “哈…老婆发浪了!”想到这,陈强的也不听话的硬了起来, 并且滑出三角裤顶在老婆的股峰上。 受到男性器官的碰触,青青兴奋的握紧小手, 轻轻的呻吟一声后将结实的圆臀甩掉丈夫的手, 直接去触那根调皮的。 对于青青的举动,陈强伏在她耳朵边上低声戏道︰“老婆你想要啦!”“下流。” 话虽如此,可她的湿润的凹陷部位却紧紧地磨蹭着丈夫的龟头。 几日没入穴了,陈强现在也想极了,也就隔着裤子研磨起来。 “啊…哦…”听到老婆的浪叫,陈强连忙停下动作, 用手捂住小嘴低声在她耳边说道︰“老婆别叫 要给爸妈听到就不好了。” 嘴被捂住了青青说不出话,不过鼻子的哼哼却加大了, “嗯…”一个鼻音拖了好长好长这声音…令陈强不得不服, 好放开老婆的嘴巴道︰“我怕了你别哼了。” 青青得理不饶人道︰“我要。” 屁股开始甩动起来,那棒棒随着晃动都陷入了半个龟头, 舒服得两人都喔了一声。 “不好,你的水太多了,会吵醒爸妈的。” “我不!”听到老婆的嗲声,吓得陈强继续捂住老婆的嘴巴, 此时老婆的肩膀颤抖得十分厉害了不用想了, 这疯婆子在乐。 知道老婆的疯劲,晓得若不依她意思肯定会闹个不停, 将阴睫扶稳后把老婆内裤脱到大腿处下身一凑, 弄了进去。 被男人填满后,青青立即停住了笑意,慢慢的扭着屁股以让包容阴睫的肉穴能更好的挤压。 陈强的插入后,便开始慢慢的抽送起来,不一会他害怕的事情来了, 包裹阴睫的肉穴忽然抖动起来接着就是那该死的津液…太多了!完全泡着阴睫。 陈强略为抽出,淫水就流了出来。 害怕进入制造出噪音,陈强将半截阴睫停在老婆的体外, 等待着浪水流干。 水都出来了,说明青青火燃烧了,而陈强却在此时停顿下来, 这不要了她的命!这样她可不依自然将套着的屁股往后一耸, “咕唧、”淫靡的声音顿时响起。 对面那张床随着声音颤抖了一下,床会听淫声当然不是, 而是陈海夫妻发出的。 两人刚被闹醒后心下都啐了一口暗骂着︰“这小两口!”后来随着小夫妻俩动作的演变, 陈海的也硬了起来顶在老婆的大腿上。 而舒雪则转过身子继续装睡。 由于心里害怕,加上过于粗大,而青青小穴又紧凑的关系, 就在捅到花心的同时陈强缴械投降了。 此落彼起,陈海这时撩起老婆的裙子,将插了进去。 一插入后,舒雪就没法装了,为什么那阴道里的浪水不就是证据。 丈夫射了精青青可不依,反手抓住软化的嗔道︰“真没用, 就完了。” 话音虽小,但字字入耳,听到儿媳妇的埋怨陈海这到威风起来, 忘情的勐插了几下“啪…啪…”小腹撞击臀部的声音响彻船舱。 舒雪闻声后用手狠捏了一下陈海的大腿, 陈海此时也知道自己刚才兴奋过头了也就咬着牙齿忍着老婆的狠捏, 轻轻的送着。 虽然老陈知错能改,但那啪啪两声却没逃脱陈强夫妻的耳朵。 闻后青青嘲笑陈强道︰“还是小伙子了,还不如你爹”这句话把对床的陈海听心花怒放, 那在肉穴里的也涨了几分。 陈强听后自然是不服气,年轻人就是年轻人, 一怒之下棒冲天。 调整姿势后陈强挺枪而入,这下来得勐来得狠, 实为报复疼得青青浪哼一声,小手一拍老公的手臂。 这下由陈强挑起了战火,原本还不好意思的舒雪, 听到儿子那边的噪音变大后她也想通了,都是成年人, 夫妻间的事谁不知道也就放开喉咙哼哼起来, 于是一场父子间的龙争虎斗开始了。 年轻那方有力的撞击下“啪啪”声自然盖过老陈夫妻的喽, 但唧咕的水声老陈更胜一筹原因是年轻人靠速度, 中年人是缓抽。 这样大弄了半个时辰后,姜还是老的辣, 陈强气喘吁吁地将精液射入了老婆子宫后便趴在老婆身上唿唿睡着了。 虽然比赛没胜利,但青青也到高潮了,也就不再嘲笑丈夫。 那边寂静了一会后,陈海也到了该发的时候, 老鸟也在阴道里射了出来。 由于睡在一个房间,舒雪婆媳二人也不好意思下床洗涤身子, 也就此忍受着屁股间黏乎乎的液体四处流淌。 次日凌晨时青青和陈海就起床了,原因是一个要做健美操、另一个要耍太极拳。 当两人出去后,原本睡着的陈强忽然睁开了眼楮。 他的面色阴沉,因为昨夜父亲表现得比他强, 他很不服气。 他认为射得晚并不代表厉害,能不能弄出女人的高潮才是重要的。 就为这原因,半夜醒转后,他就睡不着了。 一直等到老婆和老爸出去后,才坐起身子点了根烟舒缓着一肚子的郁闷。 正郁闷时,舒雪正好转了个身子,那被子随着一掀一盖, 虽然就一刹那间的事情但他已看清楚被窝里娘的那一身白肉。 看到那幕后胯下的自然硬了起来,脑海里也闪出一个真正能做出比较的主意来。 陈强站了起来,光着身子跳下了床,蹿到父亲的床上, 掀起被子钻了进去。 靠近母亲后,发现娘正扑在软床上酣睡着,那成熟的皮肤比青青的白多了。 看到这里陈强的硬得有点疼了,于是顾不着将母亲的身子翻转, 就此拱起被子骑在娘亲的屁股上坐在既丰满又软若棉花的肥臀上, 那怒起的阴睫如绷紧的鱼杆上下弹跳着打在白皙的屁股上, 并且发出啪啪的淫靡声音。 陈强握住跳动中的,由娘翘起的屁股间拨寻着穴口, 当前端被潮湿的两片肉夹住的时候陈强毫不客气的送了进去。 “喔…爽!”那湿润的阴道没有青青那么紧凑, 但也不松弛正好安放他的阴睫。 舒服的停顿一会后,就开始“啪啪”的撞击肥臀, 大送着阴睫。 当陈强插入的时候,舒雪就被涨醒过来。 醒后她立即就知道干自己的男人不是陈海,因为这种饱和感跟陈海做时从来没有过, 还有抽插肉穴的阴睫坚硬度也是丈夫无法拥有的 要是丈夫以这个姿势插入那条多少会随着肉穴的位置而弯曲, 而这根肆虐体内的阴睫不但没弯曲倒是弄得阴道孔随着它的硬度而上下拉开着。 这人她偷偷的望了眼对面的床,那里空无一人, 想法得到印证了后面操自己的就是陈强。 “晕…被儿子干了。” 舒雪心里顿时不是滋味,但也不好发作。 因为乱伦的事情传出后,不但儿子要受处罚, 自己也将没面目做人有心里骂道︰“该死的畜生, 生你养你这么大有什么用不但不听父母话,还给他爹带绿帽子。” 骂过以后还是有乖乖的咬着牙齿忍受着儿子巨棒的冲击。 陈强的强袭果然厉害,不到一会儿舒雪就忍不住了, 儿子的阴睫又硬又粗又长简直是女人梦寐以求的圣物, 将上他熟练的动作总是轻松的在肉孔中穿梭着, 速度上简直就是一绝。 舒雪很快就克制不住了,首先背叛她的是肉体, 那随着阴睫搅动溢出来的浪水就是她情动的证据 随着唧咕唧咕的淫靡声浪一波波的快感由四肢百骸冲入大脑, 几次想高唿大万岁时都被作为母亲那点尊严给按捺下来了。 开始是骑在屁股上操,后来陈强干得不过瘾了, 就跪着用手托起娘的屁股挺送着巨棒这个姿势阴睫的深入度又增加了几分, 撞击花心的次数也增加了。 舒雪实在忍不住了,张嘴大喊了起来︰“老公操死我了, 我要完了。” 说完后阴道一阵收缩,子宫内的阴精也洒了出来。 狡猾的舒雪,高唿都故意喊着老公。 听到娘的叫唤,陈强“靠”了一声,将其母的头翻转过来道︰“爹的有我的大么, 能操死你么”这下是躲不过了面对着儿子, 想起刚才的浪叫舒雪脸顿时红了。 看到陈强眼中,那小子笑道︰“娘,您还会脸红。 太有意思了。” 嘴里嘲笑着,小腹也狠狠地撞击着。 事到如今舒雪也不再隐忍了,“你这小畜生, 一大早就来骑娘、不知羞耻的东西不就是比你爹大了点么。” 听到娘的谩骂陈强更加开心,无耻地回道︰“大就能操死你, 不服啊!不服你来榨干我。” 说着双手在娘的巨乳上抓了起来。 说开了,舒雪也就放心的浪叫起来。 “喔…喔!”淫声不断。 这边母子俩盘缠大战着,外面却又是一副景致。 开始青青与公爹二人在甲板上晨练着,练着练着陈海的思维就开始走调了, 原因嘛都怪青青那么性感诱惑,一身泳衣式的运动衣紧绷着健美的身体, 圆的地方高耸翘的地方丰盈。 让躲在后面的陈海大饱色眼,那宽松裤子里的老鸟也不安分地翘了起来。 女人的知觉最敏感了,对于谁在瞧自己, 谁在瞄视那高耸乳房全部逃不过她的眼楮,对于公公的偷窥举动青青全悉知晓, 不但不羞怒还故意将双手上扬好将那桃子般挺起的乳房给他看个够, 接着来了个踢腿三角裤内侧鼓起的肉丘随之一现后消逝在陈海眼前。 这几下动作差点没弄得陈海脑溢血,正当陈海心神不定时, 青青妖媚唤道︰“爸过来一下好么”陈海刚听还以为听错了, 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青青瞧了嘴角一噘, 妖媚的笑着“爸,是的。” “怎么了”虽然不明白,但还是走了过去。 青青也不回答,而是将腿压在栏杆上道︰“爸帮我压会腿。” 那个姿势…陈海由后面伸手去按儿媳的大腿, 后面那根老鸟自然在肥臀上磨蹭了鼻子里闻着的是女人运动后的汗香, 顺着脖子向下看去那乳沟也呈现在眼前。 陈海隔着裤子不断磨蹭着媳妇的阴户,弄得青青是咯咯直笑。 压了这条腿后换那条,两人暧昧的触碰几十分钟后, 陈海浑身打了个激灵老鸟发射子弹了。 青青那里的爱液也顺着绷紧阴户的吊带两侧渗出。 一起到了高潮后,两人也无法再运动下去了, 拿起毛巾揩了下汗水后勾着手臂回船舱了。 刚打开门来,里面就传来男女做爱的喘息声。 “畜生,这样操会把娘弄死的,轻点!”女人的浪语告诉公媳二人, 那气喘如牛的男子就是陈强了。 了解情况后陈海怒火中烧,挤过儿媳的双乳就要往里冲。 青青这时一把拽住陈海,红艳的嘴唇凑了过去, 对着公公鼻尖低声道︰“爸、别生气咱们也做。” 同时伸手到陈海裤子里捏弄那根老鸟。 轻言温语顿时将陈海的无名大火浇灭了,为了报复, 陈海将手指伸到青青的屁股底下狠狠的握了下饱满的阴户。 “畜生的老婆果然骚极。” 陈海边说边扯着媳妇的底裤。 “老畜生的老婆更加骚极!”青青说完就咯咯浪笑起来。 闻言陈海无语,不过那湿淋淋的阴户已露了出来, 于是扯出挺了进去。 “扑哧…”随着门被撞开后,两人旋转着进去, 磙到了陈强的床位上。 没想到他们这么早就晨运完的母子俩惊得静了下来, 但糜烂的性交却也没停下来。 随着淫浪的声浪由磙在陈强床上的男女奏起, 看到陈海操起老婆的大腿一副勐男形象,陈强顿时明白过来, 也就毫不客气的以同样姿势干着娘亲。 父子俩干了一会后,将女人的身子摆过了方向, 然后两父子虎视耽耽地看着对方干着对方的老婆, 都以最淫荡的姿势操着对方的女人。 弄了一阵子后两人都被对方女人的浪态吸引住了, 于是极具沟通性的对望一眼后陈强抱起娘一边送着一边走了过去。 看着老婆的肉穴被儿子操得翻来转去,陈海也不服, 抱起儿媳妇来了个观音坐莲。 陈强走到对面后坐在父亲的边上,一起坐操着吁吁乱哼的女人。 “啊…爸你好会干,我都要飞天了!”舒雪听了也不服输, “儿子我快涨死了,慢点,我的穴都要烂了, 生你的子宫被你插穿了!”显然舒雪的浪叫更胜一筹 听得陈强大爽。 “爸,我不行了,你就操死我吧!射出精液来烫死我!烫死我!我给你生孙子, 生儿子!”淫乱的场面一直闹到快中午时陈海才败了下来 陈强一面英勇地操着娘亲一面拉过老婆来助兴。 弄了许久后躺着的陈海恢复了体力,重新爬到媳妇的屁股上抽送了起来。 于是四人互相轮流性交着,船舱那洁白的被单被四人的浪水精液弄得肮脏不堪。 神州号缓缓前进着,船舱内两张床并在一起, 四条赤裸的身体磙作一团。 。